西瓜垫

翔润sj

一个粗糙的repo
收到本子啦
给太太比心
是时候重温passion了
期待太太更多的作品✨✨✨
@モノクロ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翔润sj】骑车车

设定:高中生sj
          xgg不会骑自行车哈哈哈

高中生樱井翔发誓要学会骑自行车
活了十几年也不是没有学过
只是……学不会而已
(樱井翔:“才不是不会呢,只是不想骑而已”)

起因是上个星期天晚上
樱井翔因为陪邻居兼同学的松本润玩游戏到深夜
(松本润:翔君,今天是我生日,就陪我玩吧)
第二天毫无疑问的两人都迟到了
一直都步行上学的松本润只好骑了家里的自行车
又给樱井翔借了一辆
这时的他才发现樱井翔竟然不会骑自行车

相叶雅纪被二宫和也突然爆发的小尖嗓笑声吓得差点把怀里的兔子扔掉
(老师:aiba,谁让你把兔子带到学校来的)
顺着二宫和也视线望去
一辆自行车正朝着他们驶来
骑着的是松本润
后面还载着……樱井翔?!

很快大家都知道了以往无所不能的樱井翔竟然不会骑自行车
二宫和也说
从来没见过温顺得像只小绵羊的樱井翔
低着头坐在松本润的后座
双手死死环着松本润的腰(此处真假有待查证)

周末樱井翔找了松本润
去郊外约……………………………………………………………………骑车

来之前松本润似乎想得太简单了
换句话说,他似乎把樱井翔想得太聪明了
樱井翔的大脑和四肢根本不是一体的
他总是把松本润的叮嘱记得牢牢的
一上车又会全部忘记
松本润度过了人生中最煎熬的一个下午
这个下午以松本润骑车载樱井翔回家告终

学校里的大家很快都忘了这件事
樱井翔也没有再迟到
只是松本润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再骑车载他
(翔式委屈(≧3≦))
据说松本润只是害羞了
因为那天下午回家的路上
樱井翔说:小润,你载我一辈子吧









小镇医生

突然的脑洞  无聊的小短文

小镇上有一位医生叫樱井翔

樱井翔是小镇上唯一的医生

人们都很喜欢樱井医生

为什么呢

他似乎不是个温柔的人

明明病着的人偷懒不去看病

樱井医生甚至会跑到病人家中大发雷霆

再把他拽进小诊所

他也不是个慈善家

生活窘迫的老人生病了

樱井医生不会免费治疗

他总是会在老人痊愈之后去蹭一碗荞麦面吃

休息的时候

樱井医生总是一个人

小镇上有一个高中生叫松本润

松本润当然不是小镇上唯一的高中生

松本润喜欢樱井翔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上一次樱井医生给他看病的时候

坐在樱井医生对面的松本润

在樱井医生戴着听诊器

伸手触摸到自己胸口的时候

准确的说是听头触摸到自己的时候

松本润嗅到了来自樱井医生的好闻的柑橘味

即使没有戴着听诊器

松本润也感觉到了自己强烈的心跳

樱井医生应该也感觉到了吧

松本润不禁有些害羞

松本润在樱花树下告白了

对樱井医生

一句轻轻的“我喜欢你”

樱井医生只是笑了笑

松本润离开了小镇去上大学

樱井医生还留在小镇上

还是只有他一个人

樱花树花落花开好几次

小镇上又来了一位医生

作为樱井医生的助手

人们都松了一口气

樱井医生终于可以不那么累了

助手医生外出就诊

傍晚樱井医生在诊所门口候着

诊所的病人听到

樱井医生对归来的助手说

おかえり 松本医生

樱花树又开了呢

Silly(自行车)――这是真的自行车啦,不会这么早就“开车”的

 前文一 

前文二

前期:学生J×老师S

后期:保密

只是个流水账

“樱井老师早上好”

樱井翔像往常一样走在学校的走廊上,不时有学生向他打招呼,樱井总会回以微笑。

“樱井老师对我笑一次,我这辈子都没有遗憾了”女孩子们总是这样说。

“果然都是小孩子呢”樱井心里想着。

樱井翔作为数学老师,在学校很受欢迎。

他的穿着并不花哨,夏天会穿着浅色的衬衫,偶尔会出现不那么搭配的迷彩,鬓角也剃得很干净,给人很清爽的印象。秋冬季,习惯穿着大衣、内衬毛衣的樱井似乎变得更受欢迎,厚重的衣物也会稍稍遮掩他不那么“平”的肩,偶尔搭配一条针织的围巾,总会引起女孩子们的猜测,她们的樱井老师不会有女朋友了吧……

完美樱井老师的完美早晨在他打开办公室的大门时结束了,他看见教导主任坐在他的座位上,旁边站着面无表情的松本润。窗外树上的雀被樱井的关门声惊到,扑棱着飞走了,树枝还在摇晃着。樱井有了不详的预感,然而他只能僵硬地走向自己的座位。

“樱井老师,我给你带来了一个新学生”

透过主任的高度近视镜片,樱井看到他的眼睛已经笑得眯了起来。主任一般不会笑得这么“开心”,樱井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樱井和松本一前一后地走在去往教室的长廊上,二人步调一致,距离也保持得很好,一点点步子的变化都可能会破坏这平衡,引起尴尬。

还是松本先开口了。

“不是我指明要你的,你知道的,我被原来的学校开除了,没有老师要我”

樱井翔没有回头。

“你以为我生气了?我又不是不像你一样是个小孩子,多个你少个你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

“哦”

第一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松本话并不是很多,也认识了几个同学。班上的女孩子倒是开始注意松本,课间也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着,还不时地瞟向松本那里。

樱井在收拾讲台的时候将这一切收进眼里,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松本。

这孩子,似乎长得很好看呢。

 

 

松本闭着眼坐在桌边吃早餐时,樱井已经坐在自行车上准备出发。

“你这速度走着去学校肯定会迟到的”樱井还是很平淡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

“老头儿你为什么不早点叫醒我”

“我忘了,我一直记的都是小翔骑车去的时间”

松本拿着一块面包,去追早已经没有了踪影的樱井。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迟到,放学被罚打扫教室,目送全班离去的同时还收获了来自樱井的嘲笑。

“切,说我是小孩子,我看你才是”松本将拖把狠狠地揣进水桶里,溅了自己一裤腿的水。

经过松本老头儿的调和,在拥有自己的自行车之前,樱井都会载着松本去学校,虽然每次在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松本就会跳下车。

车程虽短,但两个人终于也开始了交流。樱井静静地听着,松本眉飞色舞地讲着班上的事情,樱井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似乎也很不错。

樱井坐在松本家看着书,突然听到“叮铃铃”的声音,朝门口望去,发现是松本还有一辆新的自行车。

“樱井老师,去骑车吗”

从松本的语气里,樱井感觉到他很开心。果然是小孩子呢,要开心很容易呢。樱井突然不想拒绝他。

樱井带松本去了沿海公路,这个时间段意外得并没有很多车。樱井和松本并排骑着,松本说想去海边,就加快了速度,樱井只好跟上去。

太阳已经有些下落的趋势,两辆车胡乱地倒在一边。

松本坐在沙滩上看着远方出神,樱井躺在一旁,从这个角度,他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松本的脸,松本的眼睛,且不会被发现。

松本的眼睫毛很长,但也没有那么浓密,明明是个浓颜。可以看到睫毛的末端卷翘着,像小扇子一样,眨眼的时候上下舞动着。

樱井之前一直笑话松本像个小孩子一样,但此刻他觉得自己错了。从松本的眼神里,他看到了一些自己也不明白的东西,有些伤感但又不仅仅是,有这样眼神的松本到底经历过什么,樱井很是好奇。

一瞬间,他很想抱抱眼前这个瘦小的身躯,不知道为什么。

 

 

樱井翔突然很想去海边,他也就真的去了。只是这次,只有他一个人。

松本润,你到底去了哪里。

Silly(鳗鱼饭)

前期:学生J×老师S
后期:保密

松本润因为打架被学校开除了,父亲把他赶回了乡下的老家。然而松本知道,父亲是嫌他麻烦了,毕竟家里刚诞生了一个小生命,父亲和继母的孩子……

“啪”松本润还在和青年互相瞪着,突然感觉到了头上的疼痛。还没看清脸,老头儿的骂声就传来了“臭小子竟然因为打架被赶回来了……”终于看清了爷爷的脸,和记忆中没什么区别,但十年的岁月还是在他的脸上雕刻下了痕迹,松本润觉得眼睛有点酸。然而屁股上的疼痛打破了这短暂的伤感,松本润痛得叫了出来。

“噗嗤”,青年笑出了声,似乎是在告诉这爷孙俩他的存在。

“你这家伙笑什么啊”松本润提着拳头就走上前,被松本老头儿拽住了帽衫的帽子,整个人趔趄了一下。

青年笑得更大声了。松本润心里在咒骂着,没想到爷爷却和青年说起了话。

“小翔啊,你去把晚饭端出来,我们吃饭吧”

樱井翔是松本家的房客,从去年开始就住下来了。比起松本润,松本老头儿似乎和樱井有更多的话要说。松本的内心有些落寞,自己仿佛是个多余的人了,只好闷头喝着汤。

面前突然出现了一碗鳗鱼饭,抬头便看见了爷爷的笑脸。
“你最爱吃的,爷爷怎么会忘了”
小时候被欺负了,难过地回到家时,爷爷总会做自己最爱吃的鳗鱼饭,吃着吃着脸上的泪珠就消失了,幼时的松本润总觉得鳗鱼饭有让自己开心的魔法。然而,今天,吃着鳗鱼饭的松本润哭了,他赶紧埋头掩饰,同学的排挤,父亲的冷淡突然一齐涌上了心头。这么多年紧绷着他突然觉得轻松了很多,他想,他终于回到了一个可以称作家的地方。

“臭小子明天早晨和小翔一起去学校”爷爷的房间在一楼,松本樱井的房间在二楼。

“我为什么一定要和你一起去学校”

松本润和樱井翔一前一后走在楼梯上。快到二楼时,松本润拦住了一直微笑着的樱井翔。

“因为我是老师啊,松本同学”

樱井翔突然靠近松本润,近得似乎要触到鼻尖,然后一把推开挡路的松本润,径直走进了松本对面的自己的房间,只留下了一个溜肩(×)的背影。

“你这家伙竟然是老师”




下班后,樱井翔去了一家鳗鱼饭小店,顾客很多,喧闹声很大。樱井翔的思绪却飘到了几年前,想起了那个坐在他面前,一边吃鳗鱼饭一边流着泪的少年,那个有着坚硬外壳内心却很脆弱的少年。

未完……

Silly(初见)

前期:学生J×老师S
后期:保密
(可能会虐?但应该是he)

松本润的周围是一片火,燃烧着的桌椅,燃烧着的衣物,燃烧着的木门,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眼睛也在燃烧。他想逃,可是却动不了,似乎连呼救的声音也被火焰吞噬了。
“谁来救救我。”



“我养不了你了,你走吧”
这是离开家前父亲说的最后一句话,迷糊间总觉得耳边还在回响着,松本润靠在公交车的扶杆上昏昏欲睡。

“青葉县到了”好听却僵硬的女声吵醒了他,松本在人群的推搡中下了车。他有些恍惚,兴许是车坐久了的缘故。车走了,人也走了,站牌前只剩下他一个。没想到重新踏上这片土地已经是十年后的今天,松本润的童年有一半都是在这里度过的,这里有他儿时的伙伴,有疼爱他的爷爷,虽然就是个凶巴巴的老头儿,不知道西边的小河里还有没有肥美的虾可以捕捞……想到这里,松本的脚步也加快了许多,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像沉寂了很久,突然很强烈得感觉到了它的存在,似乎有个秘密在召唤着它。

青葉县变化不是很大,稍微打听了一下,松本就知道了爷爷的住所。“松本家鳗鱼饭”,就是这里了。“老头儿,我回来了”松本这一嗓子吓得坐着的一位青年猛然抬起头。青年漂亮的眼睛看着自己,松本有些脸红,但为了面子,松本也瞪大眼睛看了回去,偌大的店里只有两个人面面相觑。

这是樱井翔和松本润的初次见面,并没有发生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然而这个大着眼睛、像只虫子的莽撞少年却一直留在樱井翔的心中,现在也是,保留着少年的纯真模样。一次也好,想见见现在的他。

未完……